全景视觉签约摄影师,Originoo锐景创意供稿人,快赶上微信个人公众平台末班车(搜lvxingzhi198),微博江畔树叶。

拍摄集装箱码头配上《火影忍者》遥か彼方(火影忍者NARUTO片头曲

试一下视频

上高楼拍了大概十几分钟就被楼顶的不知什么人员给叫停,在楼顶拍照,我都会把一些广告牌去掉,上传图库也是这么要求的,虽然不保证能卖出去,但基本的职业操守还是要的,我想,我们都做过一些无伤大雅但被叫停的事。

这日光下的城市,日光下的尘世。这张图,我有意将镜头只对准高楼的上面小半截,留下来的画面只有云,天空,楼顶,不见下面的车水马龙。片刻的拍摄,片刻的宁静。很庆幸,刚好有日光透过云层,让这简单的画面有些层次感,这种有备而来,又不期而遇的感觉给人生增添了一些趣味。虽然被叫停了,没有拍到夜景,给此次拍摄留下一些遗憾,但还可以期待未来拍摄夜景!

2017.4.25

——关注微信公众号 lvxingzhi198...

天台上的少年

整装待发,勿忘初心!

aryy:

昨天你还在我身旁陪着我成长

而今我们已经离去散落在天涯

那些花儿继续盛开没有人照看

那些回忆继续滋长蔓延在心房


我已痊愈那分离时遗留的忧伤

明媚的阳光暖着下午茶的清香

还有我们一路走过一路的分享

那是朋友一生都难忘的啊


我已痊愈那独自远行时的孤单

心里有你陪着我有温暖做伴

还有祝福在眺望着不轻易落单

祝福我们要自由飞翔在幸福的天堂


倾听“岩男 潤子いわお じゅんこ”的歌

《紅い花の伝説》歌词:

遠い国に咲くと聞いた

燃える紅い花よ

胸に飾り名前を呼べば

恋が実ると言う...

湖边

忧郁的眼神,奇怪的神情。

这就有些魔幻了。

那逝去的时光,过往的人,无法愈合的伤口。

技术问题讨论:

我在lofter电脑看大图,看天空色阶断层不明显,在图虫看就很明显了,而在我的电脑一打开图看有点断层,放大看就没问题,在LR放大看没问题才导出的。我要在网络平台上传照片就要按照网上平台的标准来弄,但若是打印照片又不同了。

1,电脑显示设置

2,各个平台显示标准不同

3,大小图显示差异

图虫链接https://jiangpanshuye.tuchong.com/14420226/

在宁静的公路上跑步,路过路边地面上的鲜花、叶子,生命的蓬勃与枯萎都不过是自然界的自然发展。


——微信公众平台lvxingzhi198

黄昏时的珠江,有些货船来回穿梭。

有一段日子,我常常独自走过那座大桥,我的鞋子走破了,一直走,一直走,漫漫风沙,轰隆隆的货车在身边经过。

那些在夜里静静盛放的花儿

有谁知道它们经历了怎样的寂寞

有谁知道它们为了展现最美的姿态而独自忍受黑夜

哦,它们并不是只有在看得到阳光时生长

它们还要经历黑夜

——微信公众平台lvxingzhi198

男士街拍两张,没调色,只调了一下曝光,修了一下脸部瑕疵。 @阿江人像摄影 

难堪往事历历在目

梦里被难堪的往事惊醒了,我若按照父辈的想法过日子,现在要么在工厂做着操作工,要么去移动联通做个小职员,或者考个公务员什么的。父辈对于我提出的人生追求的说法,也是持轻蔑的口气,追求!?
在行事上,有些与父辈意见相左的时候,他们就会告诉你,你该成熟些,淡定些,跟谁谁那样。因为这样,我独自闯荡,我不愿被他们束缚,我也不想以后他们跟我的那些弟弟妹妹说话时,用这样的态度,这样的语气,让他们跟我那样!当然,我也不会跟我的后代说那样的话!正如鲁迅先生在《故乡》中说的那样,他们应该有新的出路。
那年,我落魄回家,父辈一来就问租金押金,问我有没有钱,多么心痛!除了你自己,没人管你在外头的死活,或者说只有一点表面的关...

不太敢写教程,也不太看教程,除了一些技术性的教程分享之外,这是什么状态!?哦,我发现我能给你的只是一些想法,理念,没办法教给你具体的做法。而且那些教材只能是教材,技术性的教程分享,网上也有很多了。具体怎么领悟还得看个人。
接着,我发现想法,理念也没办法教的,你只能从中找到一些灵感自己去领悟。
所以,也许我会记录一些拍摄的日常流程。
最后,我发现我只想记录心情,感悟人生,若你有共鸣便好!

广场的人们

中午走出去散步,走到大桥那儿,下了桥,走了一段路,看到这么美的风景。这让我想起厦门的那些宁静的街巷,空荡荡的路面,鲜有人路过,两边是花和树木。古往今来有多少思想家,艺术家喜欢在这样空阔宁静的道路上思考人生命题的!?这是心灵与自然交汇的美好时光。

你以为看到纯净,却还有一些杂色。选择哪种情绪,取决于你要不要放大去看待问题。

追忆旧梦,可冲破未来


从哪里说起好呢!?记录下来以追忆旧梦,可冲破未来。

回家拜山

前几天回老家拜山,天气好得很。在山上不出太阳,不下雨,风大了点,需要折一支有叶子的树枝盖住燃烧的火焰,拜完山,就下雨了。这么多年,老家一直维持着古老的拜山程序,近几年家人亲戚也有些懒了,简单的买点东西就拜。我并不了解拜的那些祖宗长什么样,平常爱吃什么,有什么嗜好,我们拜的就是一些冷冰冰的墓碑,我只知道生前跟我们一起生活的叔爷,奶奶。叔爷爱吃咸,爱看书,在旧楼那儿有些薛仁贵,杨家女将的书。奶奶爱喝咸茶,在夏天爱坐在外头的嗮谷场摇着竹扇子乘凉聊聊家常。在老家,阳光永远柔和的落在家门口,一场场大雨清刷屋瓦,有哗啦啦,淅淅沥沥的声音。...

小鸟与阳光

乌镇大红灯笼,花开富贵。

古路

1 / 25

© 阿江 | Powered by LOFTER